沐铟3-04

叫我阿右。

【叶乐】作死夫夫的日常06:所谓情趣

06 作死夫夫之间所谓情趣

 注意事项

1.人物OOC预警,实况主叶修Xup主张佳乐

2.各种play预警,玩梗来自各大论坛、知乎、微博等

 01:出轨整蛊

——

  在xing*事上,张佳乐一向放得很开,不是说他不会害羞,而是他敢于尝试,在他骨子里有着永远不会老去的少年冒险精神,虽说把这种精神放在xing事上似乎有哪里不太对。这一点上,叶修就不怎么积极了,不是说他xing欲不强,而是他在xing事的花样上不怎么讲究,好似他游戏风格那样,最土的那种,实用就够了。

 

  因此,探索新副本,解锁新体位这种事情永远由张佳乐发起,无奈他的幸运指数过低,很容易翻车,出莫名其妙的事故,对这点张佳乐也颇无奈,但是他越挫越勇,停不下作死的脚步。

 

  “喂,洗澡去。”整个人窝在沙发上,张佳乐拿脚去踢坐在另一头的叶修。

 

  叶修正拿着他的手机玩游戏,一手玩着,另一只手还能腾出来抓张佳乐的脚,把他不安分的脚丫揣在怀里“等会儿。”他敷衍着回答。

 

  张佳乐被他抓着脚丫顿时一阵心猿意马,挪着屁股蹭过来“今晚做不做?”

 

  叶修正要通关,手底下操作着,张佳乐不满意地搭着他的肩“喂!做不做嘛!”

 

  “做做做。”叶修连声应着,试图稳住张佳乐,免得这个祖宗捣乱。

 

  然而张佳乐并没有就此安静下来,他笑得有些腼腆凑到叶修耳边“我今晚想要玩点别的,可以吗?”

 

  叶修手上一抖,险些死了,稳住之后,游戏终于通关了,他也有时间想这个问题,做?当然可以。玩点别的……需要考虑。叶修把手机往旁边一扔,张佳乐干脆两只脚都往他怀里一塞,曲着腿坐在他旁边,拽着他一只手。

 

  “你想玩什么?”叶修问他。

 

  张佳乐脸上浮着红晕,有点兴奋地压低声音“我买了点小道具。”

 

  “什么?”

 

  “就是手铐啊,鞭子啊,电击自慰棒啊之类的。”张佳乐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

 

  叶修摸了根烟,然后在张佳乐突然犀利的瞪视下放回桌子上,悻悻地摸摸鼻子“你确定要玩这些吗?好像有点危险啊。”

 

  “不会,小心一点使用就可以了啊。我看评论很多人用了都很爽啊,本来就是情趣用品,哪里会有危险嘛。”张佳乐不耐烦地说。

 

  “这些东西本来不危险,但是你使用就有点危险。”叶修想到了什么笑着说“你忘了,上次你非要去公园,被蚊子咬得感染发烧。”

 

  他说的是上次张佳乐非要去公寓体验一次野战的事,找好了地点,挑了个夜晚,两人鬼鬼祟祟跑进公园里,周围是灌木丛,叶修比较心细,还带了块防潮垫,刺激是挺刺激的,在风刮得凉飕飕的夜晚,耳边还能听见附近的吵闹声,张佳乐裤子一脱就硬了,拉着叶修滚进草丛里就要来一发,刚刚提枪上阵,身上就一阵阵刺痛,随手一拍,竟是只平常根本见不着的大好几倍的毒蚊子,“被咬了?”叶修凑过来要看他被咬的地方,张佳乐被他卡着正难受,推着他不耐烦道“没事,继续啊。”之后的时间里,张佳乐刚觉出点兴奋就被突如其来的痒痛打断,比起光着屁股还解开了上衣的张佳乐,唯一裸露的部分就塞在张佳乐屁股里的叶修一点不受打扰,还美其名曰烟味驱蚊,叼着根烟干得好不愉快。事后张佳乐回想了一下,一定是因为叶修就是行走的大香烟,所以蚊子都赶到自己身上来了,总之过程中,张佳乐一点没享受到,并且不断被痛痒和毫无快感的艹屁股折磨着,回到家还发现身上又红又肿,第二天就发烧了。“公园的蚊子太毒了。”叶修一边给他抹药一边总结“你也招蚊子,够倒霉的。”张佳乐气愤地想拿脚踹他。

 

  又说起这个事,简直是张佳乐的黑历史,他不快地扯着叶修的手不想让他继续说“那是因为我忘记喷驱蚊水了!你也不提醒我。”

 

  “那还有上上次呢?你非要在我弟那辆车上玩车震,被锁在里面不说,还招一群人围观。”

 

  上上次张佳乐想要搞事,回家的路上两人亲得火热,他动了心思,要叶修找个小巷子停进去,非要在车上直接办事,叶修自己没买车,一直从叶秋那里拿车,本来不想在别人车里做这种事情,但张佳乐一央求,他就没把持住。把车停在巷子里,开窗熄火,两人迫不及待地解裤带,最开始一切都很完美,在狭窄的空间里,叶修把驾驶座的椅子推到最后,张佳乐蹲在下面先给他口了一次,看着张佳乐沾上白浊眼角发红汗涔涔的脸,叶修把他提起来,压在椅子上,换了个位置,抬着他的腿驾到方向盘上,撑着椅背给他润滑,状态正好,张佳乐已经抑制不住地喘上了,抓着叶修的背,感受着对方的进入,没想到刚刚干没半分钟,车就开始鸣叫,还打起了双闪,警报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里堪称刺耳,两人都直接吓软了。眼看有人都循着声音找来了,不得不赶紧把衣服穿上找钥匙,结果不知道是太慌张的原因,还是张佳乐幸运E加成的原因,钥匙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翻了半天都找不到。一转头已经好几位大爷站在门外,叶修不得不尴尬地强制打开车门解释,钥匙找不着了,啊,我们在这里干嘛?没有没有,就在这儿歇会儿,抽根烟。最后一群人帮着找钥匙的场景简直不忍回想。后来叶修一查,才知道,奔驰sL350在熄火状态下,车身晃动就会自动报警……

 

  想起这个事情,张佳乐就满脸通红“你不也没忍住吗?!你出差那么久,搁谁身上不着急啊,要不是你弟那辆该死的奔驰sL350,我至于去医院检查吗?!”因为那次惊吓,张佳乐后来一个星期都不能勃起,简直是太该死了,叶修忍笑着想。

 

  “上上上次你把冰激凌倒自己身上让我吃了你,吃一半你就肚子疼去拉肚子还记得吗?”

 

  冰激凌太冷……张佳乐又是怕冷的体质,想要玩情趣,把自己玩得拉了两天肚子。

 

  “还有不记得哪次,非要跑卫生间隔着门玩电话play,把手机掉马桶里记得吗?”

 

  “……”

 

  “还有……”叶修还要说,张佳乐恼羞成怒地捂住他的嘴巴,瞪着他“闭嘴!”

 

这人眼里分明带着笑意,简直是赤裸裸地嘲笑,拉仇恨的眼神啊!他扑上去咬叶修的肩膀“叶修你大爷!不说话能死啊?狗嘴吐不出象牙!没兴致了!不做了!”他恨恨地踹了叶修一脚,从他身上下去,踢着拖鞋就要走。

 

  叶修伸手拽住他的手,使力一扯,张佳乐就又坐回他身上,在他挣扎的空隙,叶修亲吻他的耳朵“为什么不做?我兴致勃勃得很呢。”说着他一挺胯,张佳乐红着脸象征性地挣扎两下,被叶修压在沙发上亲得头晕眼花。

 

被屏蔽了——转图片

http://wx2.sinaimg.cn/mw690/5e6e324cgy1fh07xbabq0j20c80pi74w.jpg

评论(1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