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铟3-04

叫我阿右。

【胜出胜】反噬 0-2

妈的!!!!!不愧是我的微微啊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是她的话能处理的超棒的!对于这段自杀教唆的处理我真是太喜欢了!!!这个黑久我吃爆!以及因为成长反而处于下位的爆豪君真是太棒了嘤嘤嘤。等待后续!

豆奶:

去年和 @沐铟3-04 玩的“只看人设图为不认识的cp写文”的互割腿肉投喂活动,结果她立刻交给了我一篇超nice的肉,而我拖到把小英雄看完才开始写orz 所以请她点了梗,请查收。


 


梗:黑化/第二人格久。时间线在爆豪VS小胜打架之后。


 


Summary: 他们从敌联盟那里把昏迷的绿谷出久救了回来,醒来的却是第二人格。




 


00


 


“喂,你不是说能成功吗。”


 


……


 


绿谷不知自己陷入黑暗之中有多久,他的眼皮很沉,意识一直在催他继续睡下去,他用尽全力也只能微微眨着眼,远处两人的对话模模糊糊落入耳中。


 


“我成功了啊,可谁知道这小子的第二人格是个无个性的废物。切,难得我百分之百的确信我们能利用那家伙呢。”


 


……那家伙,是谁?


 


“啊,你醒了。”说话的这位健谈的女性注意到了他,几步向绿谷走来,伸手将冰冷的掌心附上脸,强行合上了他的双眼。“你不可以醒来噢,我们还打算让那家伙给雄英添添麻烦。”


 


01


 


这是一次敌联盟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地有突然偷袭,极有针对性地选择带走绿谷出久。因为绿谷出久继承了ONEFOR ALL依然是少数人掌握的秘密,敌联盟理应没有掌握这件事。所以雄英并未对绿谷有比起其他学生更为密切的保护,让敌联盟有机会在长时间监视下掌握了绿谷的时间表,从而趁他一独身时绑架了他。


 


老师们在事情暴露给公众的第一时间追查到敌联盟的位置并把绿谷带了回来,事情解决得太过顺利,到了有些不可思议的地步。相泽消太心下疑惑也只能先等将绿谷带回雄英醒来以后获得更多情报。


 


“他的身体很健康。”恢复女郎对昏迷的绿谷出久进行了一次全面体检,却皱着眉头宣布,“他没有受到任何物理伤害。”


 


等到三天三夜后,绿谷出久安然无恙地醒来,起身后目光扫了一圈周身环境,直到和看望他的班主任对视,绿谷小心翼翼打量似的开口,“你好……?”


 


“绿谷,你还记得我是谁吗。”相泽消太抱胸站在床尾,看着学生对这一切显得很陌生的表情,阴下了脸。


 


“对不起……你,应该是我的老师吧。我只记得我似乎被敌人绑架了,其他的一概不记得了。我甚至……”一处稍长的停顿,双手交握,垂下了视线,确实歉意的脸庞“忘记了包括平时上学和老师的记忆,抱歉。”


 


相泽消太对对方的一系列反应进行无视,完全没有接话的意思。“我们调查了敌联盟,发现了一个被我们所忽视的角色。她是越狱人员,我们得到了她的资料。”


 


“她的个性是分离,与图怀斯不同。她能将完整的人格一分为二,善念,恶念,理智,疯狂。任何一点倾向性都能被她分离出来。并且她能将分离出的人格作为主人格,而剩下的人格会陷入沉睡。”


 


“那么我就直接问了,”相泽消太摘下了护目镜,猩红色的瞳仁紧紧盯住床上的学生,“你究竟是谁。”


 


“……不用这么紧张嘛。”‘绿谷出久’耸下了肩膀,刻意做出的表情一秒收了回去,一边露出笑容一边抬起双手做了个投降姿势,“毕竟我是一个无个性的废物啊。”


 


那是一个发自真心的笑容,少年平日那温和内敛的模样却再也不见,眼里的墨绿不知何时转为望不见底的磁石般的黑色。那双眼里溢满了冷漠的嘲弄,令相泽消太打心底感到了一阵寒意。


 


02


 


“第二人格?!!”过了许多天仍然蒙在鼓里的A班同学焦急地向班主任询问绿谷的动态,却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答案。


 


“敌联盟分离了他一切负面情绪组成了一个新的人格,而他的主人格还在潜意识里沉睡。想来敌联盟本来是想让绿岛的负面人格和他们合作,或者仅仅是让雄英英雄科的学生闹出点新闻他们就赚大了。所幸的是,这位人格并不会使用绿岛的个性,是个无个性,现在被我们关在密室监视。”相泽消太解释道。


 


“但是,绿谷能有什么负面情绪。”切岛锐儿郎食指挠了挠脸颊,“除了会突然碎碎念还有一开始面对爆豪总是很怂以外。”


 


“喂!!”又被CUE到的爆豪胜己满脸不爽。


 


“不,敌联盟的那名敌人的个性是能将那份恶意无限放大。如果将人格比作海面上的礁石,你们能见到的人格是露出在海面上的部分,人的阴暗面就藏在海面以下,你们平日是见不到的。而现在,海面下全部的面积撑起了一整个人格,这份恶意会造成的恶劣可能性不能被忽视。”另一件隐情相泽消太没有对全班同学提起,他用手指了指爆豪胜己“你跟我出来一下。”


 


每每和绿谷出久有关的事都总天杀的能扯上自己。爆豪胜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他的自尊将这个预感称为每种强行压制了下去。他硬邦邦地站起身跟着相泽消太走出教室。


 


“这个绿谷出久没有来到雄英以后的记忆。”相泽消太说,“我问他除了敌联盟,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他说是你在教他如何拥有个性。”


 


“哈?我什么时候跟他说过……”爆豪胜己不耐烦地皱起眉,话未说完却瞪大了眼睛。“!!!!”


 


他确实说过,但那绝不是什么好心地教导。


 


“那么想成为英雄的话其实有高效率的方法哦。相信自己来世会拥有‘个性’然后从屋顶上狗爬式的一跃!”


 


相泽消太看着爆豪的反应仍猜不出事情原委,他是个怕麻烦的人,哪里擅长处理这事。他叹了口气:“总之,你和他从小就认识,他又指定一定要见你。校长决定让你去跟他谈话,也许对于绿谷恢复正常有所帮助。放心吧,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


 


……


 


“听说这玩意儿能消除个性。”当爆豪走进房间关上了门,被囚禁在里面的‘绿谷出久’像等待许久似的迫不及待地开口,他悠哉地坐在椅子上晃了晃手腕上的手铐,脚上也有一对相同的东西,“这可真是好笑,为什么要用在我身上呢。我明明是个少见的无个性,这一点——”


 


“小胜是最清楚了吧。”‘绿谷出久’笑了起来,只不过和面对相泽消太时不同,最为恶意的情绪从他嘴角的角度与半眯起的无机质黑色瞳仁儿里冒了出来,不像利剑一般尖锐,像是浸入剧毒的黑色汁液,要将爆豪胜己整个人淹没其中。


 


那是仇恨与怒火。


 


爆豪胜己极少被这么挑衅,明明和废久毫无相似之处,那久违地欠揍感又一次涌上了爆豪胜己的心头,他握紧拳头,太阳穴上挑起青筋,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你不是他,你这混蛋。快让废久回来。”


 


‘绿谷出久’歪起头:“诶——奇怪。你不是最讨厌他了吗。明明连个性都没有,还想着要当什么英雄,像一个鼻涕虫似的粘着你还不肯离远一点。哦对,你是怀念他畏畏缩缩屁都不敢放的样子了吧。”


 


“哼,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眼前第二人格的绿谷确实证明了相泽老师所说的‘记忆停留在初三’,现在看来他的记忆是停留在获得欧尔麦特的个性之前。爆豪胜己对这个一上来就莫名其妙说一通的人格终于有所掌握。


 


你是来和他交谈的,爆豪胜己强行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从愤怒中平静下来。尽管有些话他是绝不愿意在本人面前承认的,他选择面对着这个第二人格毫不犹豫地说出来:“现在的废久已经是个英雄了。雄英还有班里的同学都需要他回来。你这个叽叽歪歪的冒牌货滚到一边去。”


 


“什么啊,你那个表情。”‘绿谷出久’眼睛一眨不眨脸上笑意收敛,机械地停下了闲适的动作,随后,阴冷的恨意爬上他的面孔扭曲了五官。这副狰狞完全不是本人的作态,这样的违和使空气中的瘆人感加重了一倍。“就你对我做过的事情,你竟然有脸摆出这幅姿态。”


 


“需要我帮你温习一遍吗。”


 


即是是爆豪胜己也被‘绿谷出久’的模样给吓到了,他的心脏被猛地揪住,在胸腔扑通扑通狂跳,震耳欲聋。绿谷的这副模样让他回想起听到相泽老师那句‘他说是你在教他如何拥有个性’时的心悸。眼前的人终于传达给了被爆豪胜己所忽视,被原本的绿谷出久闭口不谈的事。


 


“……”


 


“说什么呢,先说一件记忆最新的,也是我用这件事让相泽老师把你骗过来的呢。”


 


“一线级的顶级英雄,大多在学生时代,就已经留下很多奇闻轶事了。”爆豪将被自己用个性烧过的破破烂烂的笔记本随手往楼下一扔。继续描绘着自己理想的铺路方式。


 


“我呢,则要镀生这层英雄史上独一无二的!「第一个从平凡的市中学考入雄英」这层『金』——说白了就是完美主义者。”


 


“所以呢,给我个面子,别报考雄英了,蠢蛋同学。”他难得面露灿烂明朗的笑容,指尖残余个性的火苗拍了拍绿谷的肩膀。


 


“那么想成为英雄的话其实有高效率的方法哦。相信自己来世会拥有‘个性’然后从屋顶上狗爬式的一跃!”


 


爆豪胜己在离开教室前突然想到了一句自认为堪称经典的句子,不经思考地说出来。不过抖机灵的笑话,难道还需要考虑么。


 


……


 


那个时候的绿谷还不是爆豪的困扰,他只是太碍眼了,像是莫名其妙认定了主人跟在自己面前的小狗,可这条小狗不知天高地厚,这就让爆豪十分恶心。他总是挑着最伤人的话说,而绿谷却怎么也赶不走,总是那样的表情,总是一副仿佛爆豪需要他关心的表情。


 


最初是幼儿园他推了他一下,不小心让绿谷跌倒在地。绿谷却没有生气,只是脸上更加悲伤。这让爆豪越加暴躁,一步一步升级到拳脚相加。语言羞辱也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露骨严重。绿谷却学不会离他远点。


 


也许是两个人情况的特殊性,让他们都忘了,霸凌从来不是能够被潜移默化淡化忽略的。绿谷出久是个顽强不知放弃的少年,他的自我治愈力极强,却不代表他曾经不是被爆豪他们踢倒在地,被语言和行为暴力的中伤。语言无形,而恶意是有形的。绿谷出久的无个性是所有人可以肆意嘲笑的耻辱。恶意利用他这赤身裸体,划破他的胸腔,露出花花绿绿的脆弱无助,瞧他可笑又荒唐。


 


绿谷出久是个善良的孩子,他正义又积极,从来不会消沉太久。而这个第二人格的‘绿谷出久’不一样,他没有拥有这些正面的美好的品格和感情,他的胸口只是被敌联盟强硬地缝合了上去,但他仍然满目疮痍,破碎不堪。‘绿谷出久’捧着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拉扯回身体内的脏器质问道:


 


“爆豪胜己,身为一个校园霸凌者,你怎么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呢。”


“你是怎么好意思,仍旧拽着一张脸出现在我面前呢。”


“这段时间里另一个我都在做什么啊,难得拥有了个性,他没有揍过你,哪怕一次吗?”


 


爆豪胜己没有办法回答。他光是与这个‘绿谷出久’对视就耗尽了一切能量。汗滴从侧脸淌了下来,他的嘴唇动了动:“我……”


 


‘绿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绕着房间一圈走到爆豪面前: “啊。不过,现在你终于满意了。因为无个性的我回来了,我会永远憎恨着你,却再也不会跟着你了。”


 


“?!你说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什么雄英和同学都在等着我。只是错的,成为英雄,不过是绊倒绿谷把他困在狭隘的英雄世界里的东西罢了。另一个我得到的东西,珍惜的东西,我一样也看不上。过不了多久我就会退学。”


 


“不过是个冒牌货,怎么可能一直呆在这个身体。你别妄想了。”


 


‘绿谷出久’在他面前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那你知道敌联盟对我做了什么吗。”


“我问他们,如何能让我完全拥有这具身体,成为主人格。”


“她帮我做了许多稳定工作,给出了很多有用的建议啊,真是感谢这位姐姐的个性,提供了多么伟大的助力。”


 


“你以为雄英会这么放你走吗。”爆豪咬牙。


 


“雄英就算不想,也只能把我送去医院做精神治疗。只要我坚持个几年,他们就会宣布治疗无效放我回家。别忘了,虽然我是负面人格,可这仍是绿谷出久真实存在的情绪映射。我有存在的权利。”‘绿谷出久’游刃有余,显然从一开始在敌联盟苏醒,他就做完了终极算盘。


 


“这不该是你最期待的事吗。我将永远都是个废物,用于作为你的笑料和发泄的渣滓。”他死气沉沉的黑色眼眸里闪过一丝复仇的快意,啊,就是现在了。他前面铺垫的一切,都在等着这个‘已经改变了的’爆豪胜己主动落入他的陷阱。已经是名高中生了,不要让我失望啊,小胜。


 


“可恶,我不许!!”爆豪胜己猛地上前一步双手将‘绿谷出久’推到在地。‘绿谷出久’像是预谋已久,全然不做反抗任凭爆豪把他掀翻。他的暴躁脾性让他此刻想耗尽全力打一架,这样他就不会想那些阴魂不散的事。可眼前的人是他碰不得的,爆豪只得不使用个性出拳狠劲打在地板。“你不可以走。你都不知死活的来到雄英了,你说你会继续变强,然后胜过我。可恶……我把你当做我的对手,我现在已经认真地把你当做自己最强力的对手了!你不可以走!废久!!!”


 


“啊呀。”‘绿谷出久’故作同情地看着他,伸出手背抹去了落在脸上的液体。“这可真是不好笑。很难看啊,小胜。”


 


压制着他的爆豪胜己手在颤抖,他一直清楚,他到底做过多么可恶无法原谅的事。两个人闭口不谈的原因来自于双方。正如欧尔麦特所说,爆豪有着很高的自尊心,他过去对绿谷不屑一顾,等绿谷一同进了雄英,过去又令他更加焦躁,不肯细想其中由来。另一方面,即是因为绿谷出久的“软弱”。他曾经追寻又畏惧于爆豪的强大,现在他因畏惧于爆豪不会给予正面回应让他单独尴尬,说到底是无个性时看轻自己的连带惯性。软弱理应算是个不怎么光明的情绪,但对于需要一个爆发恶意人格的敌联盟来说,那太多余了。




这个再也不软弱,也毫无同理心的‘绿谷出久’嘲弄地看着这一切:


 


“你哭的样子,可真窝囊。”


 


TBC(大概


 


第二人格绿谷说的我是真实的情绪映射的人格是假的,黑化久是绿谷出久一切负面情绪被强调被最大化的虚影,而本人哪怕只剩下负面情绪也无论如何做不出这种事。不希望有人会因此误解,还是多余地解释一下。


 


写到后面正好网易云随机我一首歌叫 Five Hours的,前50秒真是非常适合作为从第二人格小久说“什么啊,你那个表情。”后开始的BGM,非常巧妙了,有兴趣可以听一听(。



评论

热度(103)

  1. 沐铟3-04イキツクシ 转载了此文字
    妈的!!!!!不愧是我的微微啊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是她的话能处理的超棒的!对于这段自杀教唆的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