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铟3-04

叫我阿右。

伞修之我和我死去的男朋友(1)【这么欢乐大丈夫?

  叶修从兴欣网吧里出来,这会儿正是秋天,迎面吹来的风带来些许寒意。他紧了紧领口,习惯性地伸手进口袋,口袋里什么都没有,于是才想起他是出来买烟的,那口袋中最后一包烟在几分钟前被解决掉了。

 

  虽然网吧内也有售烟,但叶修在电脑前坐得久了,脑子里有了出来走走的想法,买烟只是促使这个想法实施的动力。从兴欣出来右转,一直往前走,叶修转进了一家小卖部。

 

  店里坐着一体态臃肿的老妇人,手里握着毛线针,动作熟练地编织着,守在老旧的电视机前,鼻梁上驾着一副眼镜,眼珠子一会儿往下看看毛线,一会儿上仰瞄向屏幕,好不忙碌。

 

  叶修曲起食指敲了敲布着层灰的玻璃柜,透着那脏兮兮的玻璃指了指里面“给我来一盒红塔山。”

 

  老妇人听见声响,推了下老花镜,不慌不忙地站起来,转身往柜子里掏着,一会儿摸出了一盒红塔山“七块。”

 

  叶修从裤袋中掏出一叠零钱,扯出几张放在柜子上,收回手时也拿回了红塔山,立马拆了包装,就这么一抖,抖出一根烟来,叼在嘴上。背着店门口,他打了火,转过身就着门口的秋风狠狠吸了一口,直达肺部。准备吐出烟雾的瞬间,叶修被呛得止不住咳,直不起身,眼角也渗出了泪花,那不远处,一抹打伞的身影在缭绕的模糊视野中消失远去。

 

  扶着柜子直到气息平缓下来,叶修站直了身,自嘲地发出一声嗤笑,只被吸了一口的烟被掷到地上一脚踩灭。他猛地回过神拔腿朝那消失的幻影追去。

 

  理智,在脑内叫嚣“不可能是他!”

 

  双腿,停不下来地往前迈着。有时候叶修总会想,这样为他一惊一乍的自己,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不常运动的身体,在跑过一条街后疲惫地迟缓下来,更加让叶修清晰地触摸到如今自己站在二十五岁的高龄线,而不是青春火热的十八岁。

 

在路口的转角处,他扶着膝盖停下来,观望着四周来往的行人喘气,叶修仰头望天,“还真是不服老不行啊,跑个步真TM累。”如果方锐在一旁定会毫不让步地吐槽“这跟年龄根本没关系,只是因为你是个死废柴宅男而已!”

 

呆在原地站了几秒钟,几滴水滴滴落在脸上,叶修抬手抹去苦笑“看见有人打伞不找地方躲着还到处乱跑,脑袋用久了偶尔也会像电脑一样发热出问题啊。”瞧着雨势有变大的倾向“得,这万年不洗的外套终于能洗一趟了。”说得好像之前不洗外套都是逼不得已一般。

 

然后,他看见站在街对面,与自己几步之遥的青年,打着伞,伸出手掌,像小孩一般做出迎接沿着伞骨落下的水珠这样幼稚的举动,干净的脸上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似乎七年的时间只不过是叶修的脑内妄想,一切好像还从未变化过那般停留在了直立不动的身影上。

 

手脚不受控制地将身体带到了那人面前,叶修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生怕惊动这易碎的幻境,这一刻,心底先涌出的既不是狂喜也不是惊疑,而是等待着失望来临的悲切。太多次,在他离开后已经太多次体验过这种幻象,结果不过是再一次面临离别的痛苦,如同心脏上的疤痕一次又一次的结痂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撕扯开来,本来以为已经痛到麻木,但是七年过后,再次见到这种幻影,仍然会害怕去感受那样的伤口。

 

“苏……沐……秋”他小声地唤道。

 

只见那人抬眸一笑,这一笑,让叶修什么害怕,什么担心再次失望的狗屁都没有了,眼睛里只容得下那张记忆深刻的面容。透过黑色的眼眸看见不修边幅的自己,叶修想起方锐那帮臭小子暗地里叫自己叶不修的外号,然后,在任何场合底下都镇定自若脸皮厚实的叶修,为自己不好的形象感到有点脸红。

 

他单手搓了把脸,顺带揉了揉长时间呆在电脑前而布着血丝的眼睛,睁眼再看,他还站在那里,没有消失。

 

“苏沐秋。”这次他声音大了些,就算还担心着,害怕着,我仍旧为能够再次见到你而感到高兴。

 

苏沐秋笑着,把伞往叶修倾去,遮盖住了他正被雨淋着的脑袋。

 

叶修把手放进口袋里,缩了缩肩膀,望望四周,行人都匆匆地避雨赶路,唯有他们两个像傻子一样呆立在街角,想到这里叶修笑出声。

 

看着苏沐秋的眼睛,叶修想了很多“我……现在不在嘉世了。”然后只吐出一句话,平日里运转良好的大脑因为瞬间涌现太多的话语与情感而卡机“我自己组了个战队,叫兴欣。”

 

开了个头,接下来的话似乎也说的下去了“沐橙也跟着我,这个队……很有潜力,我觉得,我和他们,还能够继续拿冠军。”顿了顿“还有,我现在玩的职业,是散人。用的是你做出来的千机伞。现在的荣耀……很好,大家都为了冠军在战斗……都很好。”他说了两次很好,后面其实想说我也很好,可是看着苏沐秋那张脸他只能苦笑。

 

“你……要来看看吗”叶修暗自在心中唾弃自己语气中的卑微不安于期待,这实在太不像自己了,这些想法在看见苏沐秋点头的片刻完全消失,笑容都不自觉得咧得像白痴一样。如果,能够让这场逼真的幻想持续久一点,再久一点,就好了。

 

回去的路上,叶修嘴上没停的说着,似乎已经从最初的紧张中放松下来,从以前那些有名气有实力的人说起,到这几年的新秀,到那些熟人目前的状态,各自团队的情况,原来自己也有成为黄少天那话唠的潜力啊,叶修想。他的目光没有一刻离开过身旁的人,几次停顿下来想伸手从口袋中摸出香烟,最终还是忍住默默收回了手。

 

到了兴欣,叶修脱下彻底湿透的外套,朝苏沐秋努了努嘴“怎么样,这环境你是不是特亲切?”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