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铟3-04

叫我阿右。

贴一下双鬼的章节【来自全职高手by蝴蝶蓝

 “怎么回事,打算输给兴欣一个0比10吗?”虚空战队的选手席,望着计分牌上兴欣3,虚空0的刺眼比分,虚空战队队长,有第一阵鬼之称的李轩,终于坐不住了。
  
  出身黄金一代,初赛季便展露头脚引人关注,第二赛季便有了一个优秀的搭档和帮手,但是,六年间,他们又取得过什么呢?
  
  就连区区一个最佳组合的个人奖项,他都竞争不过和他同为黄金一代的苏沐橙,需要等到叶修退役离开后,才捡漏般的拾起这个奖项。
  
  双鬼拍档的默契程度,真的并不比叶修和苏沐橙的默契程度差,但是,最佳组合的价值,并不只能局限于组合,而要看组合在战队中运转能带来多少东西。
  
  虚空战队是季后赛的常客,昔日嘉世呢?在第四赛季总决赛败给霸图以后,就再没进过总决赛,某种程度上来说,嘉世和虚空,战队成绩似乎没有太大的差距。但是叶修、苏沐橙在嘉世的数年间,最佳组合,几乎是毫无悬念地就颁给了他们。号称最大竞技(争)者的双鬼拍档,事实上从来就没有在竞争中给对方制造过威胁。
  
  原因很简单,虚空战队的双鬼拍阵,在与嘉世长矛短炮的直接对话中,居于绝对劣势。
  
  如此哪个组合更优一些,似乎就显得特别清晰了。
  
  没拿过冠军,甚至根本没进过总决赛,甚至连最佳组合这样一个个人奖项都被压制了这么久,李轩心中没火,那是不可能的。什么第一阵鬼,听起来好酷,但在李轩看来呢?那连24职业之一都不是。24职业之一的,那个叫鬼剑士,而他,不过是鬼剑士中阵鬼分支的第一。
  
  联盟的职业选手一共就200多人,随意平均粗算,每职业不过10人。鬼剑士又有阵鬼、斩鬼、阵斩双修三种分支,再平均粗算,阵鬼不过3人,于是,李轩就是3人中的第一人。
  
  3人中的第一,很厉害吗?
  
  对此李轩只能摇头苦笑。当然这第一阵鬼之称,是可以放眼整个荣耀圈,在数以百万计的阵鬼玩家中称雄的,但是,李轩真没兴趣和拿职业圈以外的人做对比来寻找优越感。
  
  第一就是第一。
  
  昔日叶秋,可从来没有人说他是第一战斗法师。
  
  李轩也想当个纯粹的第一,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他还是第一阵鬼,连第一鬼剑的名头都没有拿下,而对这一名头形成压制的,却又是自己同队队友,从第五赛季起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和最好搭档的吴羽策。
  
  这都是什么事?
  
  李轩有时也会这样嘲笑一下自己。
  
  不过即便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李轩和吴羽策,到底谁才是最优势的鬼剑士选手,这个问题,就算是李轩自己也不可避免地会思考一下。
  
  说实话,他无法给出清晰的答案,而外界有关这一问题的争执,持续了这么久的年头,也依旧是各说各有理。虚空队内呢?这一问题,大家都会很小心的有意回避,若被记者戳着问起,两人都是很有默契地称赞对方更优秀,但是言辞之下,却也不会过分压低自己。于是所有人都能听出,这是礼节性的评论,两人到底谁更强,他们两位自己也从来没有给出过准确答案。
  
  不过目前从队中地位,还是有全明星投票一类的排位来看,李轩还是要领先一头的。但是又有人认为,这不过是因为李轩比吴羽策早一年成为职业选手,所以领跑了一步。
  
  到底谁更强,到底谁才是第一鬼剑?
  
  这个问题,李轩以前敏感过,对于自己的领先,嘴上不说,心中窃喜过。
  
  但现在,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麻木了,对这个问题不敢(感)兴趣了。
  
  他想要的是真正的第一,职业联盟的第一,而不是什么第一阵鬼第一鬼剑。
  
  然而这个第一的愿望,看起来比那些第一困难太多了。
  
  转眼都已是职业联盟第十赛季了。


上赛季队中崛起了一位新人盖才捷,人们纷纷都说双鬼之间终于又有一位可靠的好帮手了,他们接下来会大有搞头了。
  
  李轩也是怀着这样的期待,迎来了第十赛季。
  
  然而目前为止,他没有看到队伍有强势崛起地苗头,虚空,依然是和几支二线强队一起拼命撕杀争夺着季后赛的席位,而现在,兴欣这支新队竟然成了他们很直接的竞争对手,并在面对面的较量中3比0领先了他们……
  
  “我们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李轩望着队友们说道。
  
  虚空没有对外宣称,但是队内,觉得队伍阵容齐备,又有了盖才捷这个少年老成的强力新人,他们觉得自己本赛季该是尝试一下冲击冠军的节奏。但是打到现在,输给轮回,输给呼啸,输给雷霆,甚至输给神奇,这是哪门子的冲冠节奏?
  
  神奇战队也能输?还是主场!
  
  第七轮比赛,可是给了虚空战队一记响亮的耳光。
  
  那么现在呢?
  
  “大家打算输一个0比10给兴欣吗?”李轩又一次重复了这个问题。
  
  “没有……”队友当然,也只能这样回答。
  
  “没有,就打起点精神来!”李轩说。
  
  “是……”所有人应声。
  
  “兆蓝,你上吧!”李轩朝某位选手点了点头。
  
  “嗯。”葛兆蓝点了点头,领命上场。
  
  虚空战队的弹药专家,角色名全透明,一听就是和杨昊轩所用的枪炮师半透明有点渊源的。确实,这两个角色都是虚空建队时的前辈们带入队,并留到现在的。然而两个角色现在却都是队中配角,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两个职业上虚空确实没有出现过太有天赋和才华的选手。
  
  昔日百花战队张佳乐退役,百花战队茫然无计,完全找不到接替选手只能仓促间从队内提拔,这从某种意义上,就是对现役的弹药专家选手们的否定。不是他们不好,只是他们还不足够优势。
  
  葛兆蓝很遗憾就(是)当时被否定的弹药专家选手之一。不过好在他是一个并无太大野心的人,对自己的位置也看得很清,这样的事,倒是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他继续专心地为虚空效力。而现在,虚空战队也正到了需要他出力的时候。
  
  个人赛0比3落后,擂台赛,将由葛兆蓝和他的弹药专家全透明为虚空打头阵。
  
  兴欣方面呢?擂台赛首个登场的是方锐,和他的气功师海无量。
  
  兴欣战队的布阵现在基本也被对手摸清了。单人赛事中,叶修、苏沐橙、方锐和唐柔这四人是迄今为止全勤出场的。
  
  三位全明星选手出战毫无争议,哪怕方锐转型实力有受影响,但正因为是转型,他也很需要大量的比赛去加快进度。至于唐柔,虽然现在名声恶到家,但在场上的战斗力客观地说真没人敢小窥。只是因为那次诺言事件,让人们对她无形中有了一种变态的高要求,只要她没有一挑三,在人们眼中就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弱鸡。一挑一个半,一挑二这种正常来说也算相当出色的发挥,再在唐柔身上触发时,大家只会晒笑地去看:瞧,那个号称要一挑三的,才打了两个半就不行了,真弱啊……
  
  本轮的个人赛,叶修、包子、魏琛三人出战,于是这一轮的擂台赛会是谁,似乎早已经呼之欲出了。现在,方锐率先上场。
  
  擂台所选用图偏开阔,似乎比较照顾苏沐橙所需要和(的)开阔视野和唐柔喜欢的简单直接的粗暴风格。而方锐施展猥琐所需要的复杂地形,这副图似乎并没有太好的表达。
  
  这也是擂台赛选图的为难之处,也是擂台赛排兵布阵时需要讲究的一个地方。
  
  方锐作为兴欣选图的“被牺牲者”,在进入比赛后,就操作着海无量朝地图正中杀去,看起来他也不准备在这张比较简单的地图上强行猥琐了。
  
  双方角色很快在地图正中相遇,对于弹药专家而言,对地图没有太多的苛刻要求,葛兆蓝这位“被否定”的选手,也并没有特别鲜明的风格,一切中规中矩。看地图如此,也就很朴实地操作角色杀来了正中。看到方锐的海无量,掐算着距离,到了弹药专家可以攻击的距离,全透明也就一点都没有迟疑的举起了枪。
  
  枪响,海无量蹲身窜起,连滚带爬,那种盗贼最常采用的移动方式,再一次出现在了海无量这个气功师身上。
  
  现场立即掌声,这个由方锐新开创的气功师打法,已经引起关注,并在网游圈中有些小风靡了。
  
  对普通玩家而言,没有太多高精尖的素质,反正就是差不多的画虎类犬,但是职业圈中,看到方锐现用打法,气功师选手都是连连摇头。倒不是说就已经否定了方锐的这种打法,只是,这种打法和他们素来的习惯向来不同。这样连滚带爬的移动战斗也就方锐才娴熟的紧,让他们来这样做,个个都觉得陌生。
  
  而且这个打法,也不只是拉开这么个架式这么简单的,一些所谓专家深入分析后,纷纷认为,此种打法,和方锐这位选手本身具备的素质也非常有关系。


   李轩叹息着摇了摇头,目光落到了他的身旁。他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搭档,但是同时又是和他拥有“谁是第一鬼剑士”之争的吴羽策。

    “看你的了。”李轩说道。

    虚空战队接下来就是吴羽策和他轮番上阵守擂了,兴欣这边尚有个人,局面落后的可不少。

    吴羽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起身毅然朝场上走去。

    现场兴欣的支持者们为主队壮声势,难免要给虚空的选手来点嘘声干扰下。不过吴羽策看起来已经有了自动屏蔽的嘘声的功能,他和步伐很稳定,在和葛兆蓝途中相遇的时候,还停下来简单交流了两句,丝毫没有受到现场气氛的感染。

    吴羽策很快到了场上,进了比赛席,登录了他的角『色』。

    鬼剑士,鬼刻,近些年的全明星角『色』中,唯二的女『性』角『色』之一。

    “来吧,吴女士!”于是比赛开始后,方锐立即就这一点先垃圾话了一下。

    吴羽策未做回应,鬼刻在地图上移动着。方锐呢?似乎也没指望着吴羽策会有所回应,一边垃圾话了一下,一边也让海无量冲了出去。

    对吴羽策,事实上方锐并不太陌生,他们本就是同年生。不过虽然两人一开始都在各自战队斩『露』头脚,但是怎么也没法和那赛季他们的另一位同年生相比。

    周泽楷,就是在那一赛季光芒万丈的登上了职业舞台,首赛季,就将轮回这么一支一直平庸无为的酱油队送入了季后赛。

    这时候的方锐和吴羽策在干嘛呢?本书首发

    方锐到呼啸,最初定位是林敬言唐三打的接替人,结果就在这初赛季,方锐显『露』出了盗贼方面的才华,结果最终定位成了盗贼选手,随后踏上了全明星之路。

    而吴羽策呢?初到虚空,事实上当时战队也是想给他重塑职业的,不想吴羽策却不肯服从,他坚持就要鬼剑士这一职业。可当时的虚空战队已经拥有李轩这位黄金一代的鬼剑士选手,吴羽策的行为,做视为了了极大的不智和挑衅。最初,他一度遭到冷遇,直至机缘巧合,得到了上场机会,一战打响,战队才开始重新审视对他的定位,并觉得……两个鬼剑士,似乎不是不可行,双鬼组合,至此才开始慢慢竖立。

    两人的起步,都没有周泽楷那样的光芒万丈,都有着各自的曲折,只是反应出来的,却是两人皆然不同的态度。

    方锐很随『性』,从在蓝雨时的气功师身份,再到被呼啸挖来往流氓上培养,结果等真成职业选手时,又发现盗贼挺适合,于是定位成了盗贼……这或许可以说方锐在不断的妥协,可是在当下的职业环境,一位未成名的选手,想得到战队重用,恐怕绝大多数都会选手这样服从和妥协。而方锐呢,他的服从和妥协也着实多了些,只在训练营到成为职业选手的途上就这么多波折,但是最后,他终于是成功了,但这家伙,成功之后,他又转型了,但以他现实的身份和地位,转型,还会被人看作是服从和妥协吗?可在方锐看来,却没觉得和当初有多大不同。

    吴羽策和方锐相比,就恰巧是那极小的那部分了。他没有服从战队的需要,而是坚持自己的选择,这样的选手,或许从一开始就会被战队直接放弃了,但是吴羽策的运气不错,他就这样进了战队,继续着他的坚持,再然后,他等到了机会,把握到了机会,他的坚持有了意义,最终也走上了全明星之路。

    两段完全不同的旅程,最终却造就了两个同样出『色』的全明星选手,这一刻,两人相遇。方锐的打法,和他的人一样,随『性』,于是最终他成了猥琐流的大师。吴羽策呢,坚韧,不屈,于是他的鬼剑士也有着一股从骨子里渗出的强硬。

    方锐的垃圾话,只在吴羽策初登场时说了那么一句,就再没有出现,因为他很清楚,这是一个不会被垃圾话干扰到的人,他的『性』子是那么的坚韧,新人时就敢强硬地固执己队不听从战队的安排,这可不是任何一位选手都敢做的事。

    双方很快地图正中相遇,没有交流,直接开打。海无量开始了方锐手下那种招牌式的盗贼移动姿式,在对方没有发现发招的情况下,一个气波弹已经轰出。

    鬼斩!

    结果迎接而来的是鬼刻的一记鬼斩。魔神之力在刀身上弥漫着,直接从气波弹中穿过。

    气波弹不会被这种攻击的判定给清除的,依然在朝着鬼刻飞去,但是,鬼刻的这一刀,也悍然朝着海无量身上斩了去。

    噗一声响,气波弹轰到了鬼刻身上,他压根就去没躲,只是拼命将自己这一记鬼斩送达海无量身。

    这家伙!

    方锐咬牙切齿了一下,以硬碰硬,鬼剑士明明不是一个防高血厚的职业,但是吴羽策偏偏就喜欢这样的方式,这是他的『性』格使然。

    但是方锐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一上手就这么狠辣。

    这一击,他能躲,可是这一躲,鬼刻的第二击马上就到,主动瞬间就将落下吴羽策之手。

    偏不让你如愿!

    方锐一个『操』作下去,海无量身形一顿,却是开了拳法家的技能钢筋铁骨,硬挺了鬼刻的这一记鬼斩。

    气刃!

    海无量在中刀时一手轻送,一抹气刃飞出。但是此时鬼刻这一记鬼斩连带的鬼神之力还在弥漫,薄薄的一层紫『色』中,这抹气刃飞过,顿时带出了无比清晰地痕迹。

    鬼刻身子朝左一偏。

    嘿,哪有那么容易。方锐冷笑,气刃,在此时竟然也是骤然朝右一转,一下就切到了鬼刻。本书首发

    但是受此一击,却没有让吴羽策放弃攻势,鬼刻身形在被气刃打中一歪的同时,手中那刀却依然固执地送了出去。

    冰封鬼斩!

    斩鬼和阵鬼的不同,就在阵鬼是召唤鬼神之力,形成各种结界,以此控制或杀伤对手。而斩鬼,则是将召唤的鬼神之力直接附着在刀身上,增强自己斩击的杀伤力。

    鬼斩、月光斩、满月斩,这是鬼剑士20级以下便会的三种斩技,而斩鬼,可以将任何一种鬼神之力附着在这三种斩技之上。

    鬼刻这一击,正是召唤了冰魂之力附着刀身,于是就成了一记冰封鬼斩。刀身上弥漫出淡蓝的冰寒之气,在这一斩击中,送达出数个身位格,海无量虽然已在翻滚,却还是被冰气扫到,速度顿时下降了许多。

    炎噬满月!

    鬼刻的又一斩,就在此时悍然出手,角『色』向前一个滑步,这一次,召唤的是火魂之力,附着刀身,来了一记满月斩。妖娆的火魂之力,拼成满月之形,却并不显得如何灼目,这象征着魔神之力的火焰,始终不是纯净的火红,而是带着一抹暗紫在其中,但是它的威力,却会因此而更大,因为它不是单纯的火属『性』伤害,火属『性』之外,永远会附带着鬼剑士天生的暗属『性』。

    炎噬满月,落下!

    念气罩!

    海无量的周身,一层有形般的保护罩骤然扩开,将炎噬满月给拦住。

    如果说鬼剑士是天生暗属『性』的话,那么气功师,则是天生的光属『性』。但是此时两个职业的『操』作者呢……

    暗属『性』的鬼剑士,走得是刚猛霸道的正面路子;光属『性』的气功师,却是猥琐流的代表大师。未完待续。


  炎噬满月带来的鬼神之力不住地侵袭着海无量的念气罩,但是却始终无法压下这光属性的光辉,念气罩的防护力,显然可以撑住这一击的伤害。

    谁想就在这时,鬼刻的脚下一圈,突然又升腾起一股鬼神之力,瞬间聚于刀身,刹那间,炎噬满月的鬼神之力更加充盈了!

    斩阵?

    所有人都是一愣,竟然完全没有人发现吴羽策在何时召唤了刀魂。

    这个鬼阵等阶虽低,但辅助效果可一点不差。别说鬼刻是个阵斩双修的鬼剑士,就是一个纯粹的斩鬼,往往也会将刀魂这个鬼阵给加满。这个低阶鬼阵吟唱起来很快,完全可以值入加击当中,突如其来的强化伤害。

    吴羽策正是这样做的,只是他这刀魂召唤的神鬼不知,炎噬满月都劈出去了,刀魂之力才真正凝聚而成。鬼阵的辅助是即时的,炎噬满月本就是物理、法力的双伤害技能,在斩阵力量和智力的双提升下,威力飞升得更为彻底。

    念气罩的光华,在刹那间就黯淡下来。

    破!

    念气罩的念气瞬间就被耗尽,炎噬满月却还行有余力地朝着海无量斩去。方锐连忙操作着海无量避开,可是吴羽策的又一击已经跟至。

    月光斩!

    这一次终于到了这一斩技出手,上边附着的又是什么鬼神之力呢?

    没有冰,也没有火,这一记月光斩,斩出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暗月光斩,这一次,吴羽策召唤的是暗魂,剥夺一切光线,将彻底的黑暗带临世间的黑暗魔神之力。

    闪不开了!

    方锐瞬间做出判断。吴羽策的鬼刻一刀紧似一刀的斩击,连念气罩也是强行破去,这一击终于将他避到无法再做闪避的境地了。

    既然无法闪避,那就交换吧!

    暗月光斩的黑色刀光劈临海无量前胸的时候,海无量也已经抬手打出了一记抛沙。

    抛沙的伤害和这记在刀阵加持下的暗月光斩实在没法比,但是至少和这黑暗魔神之力一样拥有致盲的效果。

    噗!

    海无量先一步中刀,黑光扩散开去,瞬间方锐眼前的显示频已被黑暗完全吞没,好像死机黑屏了一般。但是他的耳中,所有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清晰,让他知道一切都还在继续,还没有停止,海无量的抛沙打出,随后发出滴滴答答地碰撞声。

    中了吗?致盲了吗?

    方锐不知道,他已经看不到一切,只能操作着海无量拼命后退,挥手打出一记气波弹根本不见目标,只是下意识地做点什么而已。

    但是很快,方锐就发现他的海无量飞起来了。

    这家伙,没有被致盲吗?海无量紧接着又受到了一击,是那么的连贯紧凑,显然不是一个黑着屏瞎蒙的人可以掌控好的节奏,方锐知道,鬼刻没有被那记抛沙给致盲。

    这一切,现场观众看得很清楚,何止没有致盲,抛沙那点微薄的伤害,鬼刻都没有吃。暗月光斩之后,鬼刻身遭立即绕起了一圈鬼影,将飞来的细沙全数给挡了下来。

    鬼剑士技能:残影。

    未受任何影响的吴羽策,操作着鬼刻就进行抢攻,鬼爪将海无量甩向了半空后,配合着鬼阵的斩击顿时开始,直到海无量身上的致盲效果消失时,他还浮荡在半空中没有落下。

    “我说,你也不要太猖狂啊!”视野一亮,方锐也是精神一振,虽然这一波里受到不低伤害,但是还远没有浇灭他的士气。

    海无量,背朝大地,迎着鬼刻的刀锋,双手抱球停在了胸前,念气浮动。

    又在偷偷蓄攻击了!

    对方锐的战斗方式已经小有了解的人们,顿时开始议论了。

    吴羽策也完全没有大意,他的暗月鬼斩可以致盲多久他很清楚,他知道此时效果已过,而这海无量双臂突然提到了胸前……

    鬼刻立刻朝旁一个滑步,先行走位,刀出,就要封堵海无量拧身出手的角度。

    谁想,海无量居然完全没有这种动作,抱球双手一出,居然就这样出手了。

    轰天炮!

    真的是轰天炮,一道念气强烈飞出,一冲向天,在空气中留下旋转凝结的痕迹。

    天空根本什么也没有,这记轰天炮,当然打不中任何目标,但是,借这一推之势,海无量却也突然一个加速,朝地坠去。鬼刻这次封堵的一刀,终于是斩了个空。

    地雷震!

    海无量却在落地前的瞬间,双掌再度蓄好了力,视角不转,双手已比身体先一步落地。

    技能发出,念气在地下游走,直击范围内的所有角落,鬼刻也不例外,自地心传导而来的力量,将他直接从地上弹起,朝旁摔去。

    受身!

    吴羽策连忙操作鬼刻翻滚落地,但是双手拍地的海无量,翻滚地却更快!这种摸爬滚打的移动,有谁能比他这个盗贼出身的猥琐大身更娴熟,更迅速呢?

    鬼刻犹自横飞在半空中,海无量已经翻滚到了他的身边。

    截脉:破智!

    一指戳出,鬼刻智力大幅度下滑。

    随后,闪光百裂,气功爆破!

    接连两个大招,竟然就这样轰在了横飞的鬼刻身上。念气在鬼刻身上疯狂流转,带动起了周遭的气流,掀起尘土乱飞,鬼刻的模样真不像是在中招,好像是他在爆发什么小宇宙一般。

    方锐还想再接攻击,吴羽策这边却也挑整过来,突遭重击,也丝毫没有撼动这位选手的意志。

    真是一场棋逢对手的精彩对决!

    现场已经有不少观众起立,为这一场对阵送上了掌声。粉丝们希望自己的战队获胜,但是对于对手的出色表现,他们也不会吝惜他们的尊重。任何时候,高水平的对决总是喜闻乐见的,这样的对决,哪怕是输了的一方,也会带着最少的遗憾退场。

    方锐,就是带着这样的意犹未尽走下了赛台。这场对决最终是他输了,但是他所赢得的掌声却好像他是胜利者一般。虽然没能获胜,但是吴羽策这样的强敌,也将方锐的发挥激发到了更高的一个层次。

    有关方锐式气功师打法的讨论中,就有人议论过,这种新打法,到底能不能真的经受得起检验。

    “痛快!”方锐显然也很重视这一场对决的价值,眼下看是输了,但对于他的未来发展,意义很大。再说了,就是眼下看,也不能说他输啊!他已经打下去了虚空一人,吴羽策的鬼刻也被他打掉了百分之五十的生命,1挑1.5,方锐的表现其实很给力,这里是擂台赛,不能从单局的胜负去考量。

    “嗯嗯,打得不错。”叶修说道。

    “真想上去再打一遍啊!”方锐握着手中的帐号卡,一脸的意犹未尽。

    “你可以约他比赛后去战个通宵。”叶修说。

    “好好,这个主意好,我发个短信给他。”方锐说着掏手机,各种迫不及待。兴欣呢,擂台赛第二个出场的是苏沐橙,此时已经微笑登场。

    沐雨橙风百分百生命,鬼刻只有百分之五十生命,枪炮师的超远射程,对于高速移动技巧不多的鬼剑士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克制的,最终,一场同样精彩的对决后,沐雨橙风以百分之三十三的生命为代价,将鬼刻击杀。

    虚空擂台赛最终的守擂大将李轩,很遗憾又是一位鬼剑士,枪炮师的压制依旧存在。苏沐橙之前比赛多在个人赛里出战,而本轮特意被调到了擂台赛中,很明显就有着针对虚空战队两位鬼剑士的意味。

    三分之一,送走了吴羽策;三分之二,迎来的李轩。

    李轩是阵鬼,对于攻击根本就不需要,也不可能贴他身的枪炮师来说,阵鬼在自己身遭布下的防护大阵丁点用也没有。他必须主动出击,主动寻求将枪炮师圈中阵中的机会。但是,哪有这么容易……

    双鬼搭档在和叶修、苏沐橙竞争最佳组合的数个赛季,以各种被压倒的姿态丧失着竞争力,叶修?那都还没轮到,只是苏沐橙的枪炮师就屡屡轰得他们人仰马翻了。苏沐橙甚至因此拥有双鬼克星的称号。

    这个双鬼可不是泛指,就是专指虚空的这两位。苏沐橙,对付鬼剑士好像特别有心得,是这两位十足的苦主。

    现在看来,一赛季没交锋,但苦主依旧是苦主。三分之一的生命送走了半血的鬼刻,再三分之二的生命,让李轩也无可奈何。兴欣战队,两人出战就已经结束了这场擂台赛。

    “哎呀……”方锐拿着手机时不时就看一眼,赢了擂台赛,他却还一脸郁闷:“没回我短信啊,看来心情很不好呀!

 虚空战队,李轩和吴羽策的双鬼组合当然是当仁不让要出马的,而后是团队赛必不可少的治疗职业,虚空方面的治疗选手叫唐礼升,角色是守护天使,守灵者。其余三位人选,李迅的位置一般也不动摇,盖才捷在崭露头脚后位置也越来越固定,甚至隐隐有成为虚空战队战术轴心的趋势。之后再一位,虚空派了之前在个人赛中出战过的杨昊轩上场。

    本赛季虚空战队还是要数弹药师葛兆蓝出任团队赛第六人的情况居多,但是本轮针对兴欣做了特别调整,枪炮师杨昊轩出战,而且是替下李迅出现在了首发阵容当中。这一调整的意图可就非常明显了,虚空果然对于苏沐橙是相当顾忌的,所以也将枪炮师选手调中首发阵中,这样双方在远距离火力上可以形成了一个对等的限制。

    上方选手相继上场,这团队赛是每轮的重头戏,当中准备时间又比较多,出场选手时常是会在赛台上互相问候一下的。

    “怎么不回我短信?”于是虚空战队的吴羽策就收到了来自方锐的问候。

    “手机没开。”吴羽策答道。

    “哦,你们什么时候回去?”方锐问道。虚空战队在X市,距离H市还是颇有距离的。荣耀竞技虽然发展迅速,但目前还没有哪支战队富足到有自己的专机包机之类。由于荣耀比赛的时间不定,赛后的行程倒是不太好提前安排,为了踏实比赛,一般客队都是会选择在主队城市过一夜再走,如果两市距离不是很近的话。

    “明天。”果然,虚空战队就是这样的安排。

    “回头打完再切磋切磋啊!”方锐不发短信,当面约战了。

    其他人呆呆地望着,看着这俩正式比赛还没打,就先约私斗的人。裁判一旁听着,也觉得挺不对味,但又找不到规则来限制,只能猛瞪二人。

    约斗根本是方锐单方面提出的,吴羽策因为是约斗对象就被卷入裁判的仇恨目光也着实冤枉,当下也不和方锐多说,扔了句“打完再说”后,就随虚空战队的选手们一起进他们各自的比赛席去了。

    很快,双方准备就绪,倒数计时开始。五秒后,团队赛正式开打。

    地图双岗。

    虚空战队刷新于东北角,兴欣战队在西南角。两角形状基本对称。西北角和西南角,则更为凹下去的盆地,角落处各有一片石林。地图正中,十点和四点位置对应的,各有一处石砌岗楼,双岗一名,就由这两个标志性建筑得名。

    两个岗楼高度一至,相距也在枪炮师的射程范围内,这样的高点,一看就是给枪炮师进行火力压制的。这图选得,让虚空看了就咬牙切齿一番。显然兴欣也知苏沐橙是他们双鬼的苦主,这选手更是要将沐雨橙风的火力覆盖完全发挥出来。

    但是本轮,虚空同样也派了枪炮师选手出阵,火力覆盖,谁没有呢?

    “出发!”

    李轩一声令下,虚空五人飞速行动,朝地图〖中〗央扑去,正是想快些抢到岗楼。

    两岗楼和双队的刷新点距离分别一至,体现着比赛公平的原则。虚空几位自信他们的移动速度绝不会比兴欣慢,但是当冲出刷新的东北角,眼看着视野内的4点钟岗楼越来越清晰时,突然,一条人影就出现在了岗楼的顶端。

    沐雨橙风,一脚支地,另一脚踏在岗楼顶边的护拦上,肩扛重炮,披肩长发飞舞着,怎是一个飒爽英姿可以形容得尽的?

    苏沐橙的枪炮师,干脆是比虚空战队都早一步到了四点钟的岗楼。

    怎么会这么快?

    虚空选手们心中没有多么惊奇,能这么快到,只有一个原因,苏沐橙的沐雨橙风没有随全队进行整体移动,她单枪匹马就来抢这岗楼了。单兵移动,总是会比整体要迅速上不少的。各个角色的移动速度,不能单看装备,移动方面的技能会帮角色加速很多。而牧师和守护天使这两大治疗职业偏偏都没有这方面的技能,是24职业中出了名的短腿。全军移动,为照顾治疗,自然快不起来。

    虚空战队方面,也大可以派他们的枪炮师单兵移动。但双方如果都单人相行,两人势必会先一步相遇。杨昊轩单遇苏沐橙……李轩也不太好说不相信自家队员的话,但或许是苏沐橙一直是他苦主的原因,他对苏沐橙相当忌惮,而杨昊轩在这次团队中的存在又很重要,到底也没敢把他放出去和苏沐橙单耍。全队最终整体行动,结果苏沐橙倒是很豪迈地自己就先过来了。

    “真有胆色,大家上!”李轩夸了一句,却示意全队冲上。

    既然不惊奇,就意味着这种情况早有料到。会料到,又怎会不做打算?虚空战队五人瞬间分散,最快速度朝四点钟岗楼包围上来,唐礼升的守灵者很快落到了最后,在最靠左的路线上看起来像个蹒跚的老头。但是在穿过此路线的某一点时,这角色突然猛提速,已不可思议的速度跑了起来。

    怎么会?

    所有人一怔之后,却在镜头给出的特写中清晰辨出,此时的角色已经不是守灵者,虚空,竟然大胆切换角色,守灵者方才极力偏左走位,原来不是在避开沐雨橙风的火力范围,而是要穿过这边的一个换人区。守灵者此时出场,李迅的刺客鬼灯荧火入替,疾跑加疾行之后,相比起守护天使那移动快起来得岂是一点半点?

    至此,虚空的意图可就清晰地不能再清晰了。他们猜到了苏沐橙的可以单兵过来抢点的可能性,于是索性放给她这个机会。再然后,直接将治疗换出,五个角色同时攻击,力求抢先一步将沐雨橙风带走!

    两个鬼剑士开着鬼步,驱魔师青之驱贴上了加速符,枪炮师半透明不住地飞炮,刺客鬼灯荧火只是疾跑加疾行还不过瘾,弧光闪也是冷却一好就出。五个角色,各施手段,都已达各自角色的巅峰,瞬间朝着四点钟塔齐扑过来,各抢的位置,一看也是早有预谋,苏沐橙居高临下的火力,可阻其一,总不能同时狙击五人。

    于是苏沐橙索性无视其中四人,火力彻底集中给了五人中李轩的阵鬼逢山鬼泣。

    重火力压制下,逢山鬼泣冲得自然无法尽兴,很快速度就落到了其他四位之后。但是那四位却已经飞速临近四点钟塔,杨昊升的半透明已经时不时举炮朝着高处的沐雨橙风还击了。

    “成功到位!”刺客不愧是移动第一人。虽然开始有唐礼升的守灵者拉了后腿,但最终竟然还是先一步到了岗楼底下。一边频道里报告一声,李迅一边操作着鬼灯荧火就要从岗楼背后的楼梯环上,结果这一绕后,李迅顿时木住。

    这个……这个……人会不会,有点太多了?

    岗楼背后,一、二、三、四……兴欣四个角色,正在这里摆好造型等着他呢……!!!

 李迅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了,但是说起来,兴欣这里藏了人,全世界恐怕也就场上的虚空六人不知道而已。就是坐在场边选手席上的虚空选手,也早和观众们一起从上帝视角看到了兴欣的举动,奈何他们也不可能把情报送到场上,只能在场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

    而观众们呢?

    没有李迅这样的惊讶,他们有的只是期待,期待着虚空战队冲到跟前,发现他们没有料到的这一幕时的情景,而现在,他们终于等到了。

    这就是剧本的啊!

    当李迅的鬼火萤火冲过岗楼,和兴欣候在那里的四人相遇的时候,整个现场都沸腾了。

    李迅只看一眼,顿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等在这里的四个角色,分别是君莫笑、海无量、寒烟柔,和包子入侵。

    是的,没有治疗,就没有后腿。兴欣一上来速度全开的,根本不是只有苏沐橙的沐雨橙风,而是所有人。会拖后腿的小手冰凉?恐怕在刚开场时就直接和包子入侵替换了吧……开场的刷新区,向来也是兼职换人区的。

    一挑四?

    李迅绝对没有那么天真,但是,现在他能怎么办?一路加速过来是用了全力了,那些可以提速的技能此时全部冷却,他逃不了,又打不过,还得把这边的情况赶紧向战队汇报。

    “中计!”

    李迅尽可能选择最言简意赅的方式让队友们警觉,兴欣四个角色却也在此时齐扑上来。

    中计?还用他提示吗?虚空的其他几位也没被李迅的鬼灯萤火甩开太远,立即就看到了扑出来的兴欣四人,所有人都在发呆。

    鬼灯萤火几乎在一瞬间就已经身陷包围,虚空战队已经居于绝对的劣势。

    怎么会这样?

    李轩不是一个以战术水平著称的选手,但他喜欢冒险,于是这一次,他倒是很快就嗅出了两队战术之间的差异。

    差别,就在一个“险”字!

    虚空开局,完全也可以派他们的枪炮师选手杨昊轩过来抢点,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们不敢冒这个险,他们怕杨昊轩遇上苏沐橙被压制,以点扩面,让战队居于劣势。

    但兴欣呢?他们干脆舍弃治疗,全队火速扑上来抢点,打出一个精准的时间差,在虚空战队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全队悉数杀到,却只让苏沐橙的沐雨橙风佯装登高抢点。兴欣走得是一步险棋。如果虚空没有那么急切地想要将沐雨橙风拿下,继续保持团队的完整推进,即便有沐雨橙风居高策应,但是没有治疗,这个劣势恐怕不是一个高水平的策应可以填补的。短兵相接,枪炮师可阻止不了蛮不讲理的强杀。

    很遗憾虚空没有这么做。

    他们本不敢走险,可是却又没有踏踏实实走稳,看到苏沐橙抢了高点,顿时把这视为决胜负的契机,突然又开始全速突进,甚至中途也做出了治疗替换输出入场的豪迈举动。

    但是他们这险,已是求稳之后,比起兴欣开局就放手一搏到底还是差了许多。

    鬼灯萤火瞬间被围,虚空其他人也瞬间看明了形势。

    怎么办?

    “救!”

    李轩在队中频道打了一个字。

    没办法,此时他们不能不救,四打一,靠李迅自己恐怕是无法脱身的,那顿时就会成了五打六的局面。虽然在场上虚空第六人入替后,还是五对五的局面,但是有了多一人的后盾,兴欣就可以在场上以强硬的姿态占据主动,一些逼迫虚空进行交换的手段,会让虚空十分被动。

    所以这时候,李轩没有选择退却,而是招呼众人速度上,毕竟他们也没被鬼灯萤火甩开多少,加上鬼剑士的鬼阵,李轩觉得应当是可以迅速给李迅开出空当的。

    冰魂!

    李轩的角色,荣耀第一阵鬼逢山鬼泣手中的银武四轮天舞拥有冰、火、暗三属性强化,刹那间抖落出的漂亮的冰晶几乎扫尽了鬼剑士这一职业的晦暗。施法速度又是极快的逢山鬼泣,这一冰阵几乎跟瞬发似的。

    只是,几乎跟瞬发似的,意味着到底不是瞬发。结界就成开始凝结的一瞬,李轩看到一颗手雷坠到了自己眼前。

    手雷炸开,逢山鬼泣闪身避过,但是这个冰阵终究还是没有释放出来。李轩仰起视角,看到岗楼上沐雨橙风飘动的长发和衣角。

    不愧是克星呐!李轩叹息,不过……

    一道人影,几乎是在手雷爆炸的一瞬间,从逢山鬼泣身边抹过,手中翻起的太刀,同样流过一串冰晶,只是远没有四轮天舞释放时那么夺目。

    没办法,鬼刻的银武,红莲天舞是火属性强化,再加上他的冰阵等阶不高,在红莲天舞妖异赤红的刀身上,冰晶的流转自然不怎么显眼了。而且相比起逢山鬼泣,鬼刻的法术吟唱也有些慢,但是此时,红莲天舞刀身上召出的鬼神已经送出,这一冰阵,已经施展出来,那边包围鬼灯萤火的一圈,结界已然在凝结。

    双鬼拍阵的配合,有谁还能比虚空双鬼更加娴熟?无论是对方的意识,习惯,还有角色,两人都熟悉到了无法更进一步的程度,他们的配合,已经完全无需要言语交流。

    逢山鬼泣第一阵鬼的鬼阵,只是掩护;真正的放出的,其实是鬼刻这个双修鬼的冰阵。刹那间,虚空的两位完成了一次极其精彩的配合。

    冰阵范围之内,兴欣的人还能不退?

    鬼刻的冰阵就算威力要小一些,效果要弱一些,但是影响也是不可以忽略的。

    但是,兴欣真的完全没有退。

    方锐的海无量此时双臂一划,念气荡出,念气罩瞬间成型,这一冰阵,居然被阻在了念气罩的范围外。两个在擂台赛上打得不可开交的对手,团队赛一上来又直接对上了技能。

    冰气不断地朝念气罩撞击着,但是,鬼刻的冰阵威力是实在有限,显然根本不可能冲破海无量的念气罩,这第一时间营救鬼灯萤火的技能,居然被硬挡下来了。

    错过一分机会,被围的鬼灯萤火就要多受一分伤害,李轩的逢山鬼泣冲上就要再丢鬼阵,结果头顶传来炮弹的呼啸,沐雨橙风这次是火力全开,朝他们两个鬼剑轰来了。

    两人超有默契地一左一右分避,跟着没去理会沐雨橙风,继续冲向包围。盖才捷的青之驱,此时也已经挥手放出了战镰,雷光已经从天而降被牵连到了战镰之上,显然是贴上了落雷符。

    这一击,念气罩再无法全数挡下,御魂放出的武器判定又是极强,不是随便什么攻击都可以招架下来的,但是能挡下他的技能中,御魂本身自然是要包括在内!

    包围阵中,君莫笑的千机伞就也脱手飞出,直撞旋来的战镰。

    两招相撞,可以明显看出君莫笑的御魂判定还是要弱些的,毕竟不是专业的驱魔师,但是这一撞,也让青之驱的这一击不能达到预期的地点,虽未完全拦截,却也是帮兴欣诸位避过了这一击。

    碰撞完的千机伞未做任何停歇就已被君莫笑魂御召回,下一秒就又已经敲打在了鬼灯萤火的脑瓜上。跟着一个抛投,鬼灯萤火被扔了出去,但是虚空还没来及高兴呢,就见兴欣几位早已经提前就朝那边转移了。鬼灯萤火都没来及落地呢,已经被包子入侵一个锁喉直接半空中掐住。

    兴欣这一边集火,一边还带带着集火目标走位的。如此绕岗楼一转,让虚空的枪炮师傻眼了。杨昊轩正准备来个卫星射线直接将这堆人统统轰上天,对手这一转,他完全没了视野,结果手上操作也没能刹住,卫星射线的释放操作照旧完成,最后尴尬地落到了追过去的鬼刻头上。岗楼上的沐雨橙风倒是趁着他玩卫星射线,一道激光炮射了他个人仰马翻。

    鬼刻和逢山鬼泣一个交叉换位,同时施展出了冷却完毕的鬼步闪出,角色高速一窜,身后残影一片,却不料兴欣在此时突然杀了个回马枪。

    斗破山河!

    唐柔的寒烟柔高高跃起,直接一个大招拍了下来。

    这招谁敢硬扛?两位鬼剑只好又做退让。寒烟柔倒是不恋战,大招逼开二人立即返身归阵,嗒嗒嗒嗒,君莫笑甩出的格林机器适时接了她的力,一通子弹宣泄而出,扫了个痛快。

    虚空头痛了!

    满以为以他们鬼剑士的控场特点,可以很快帮助李迅脱困,哪想到根本是被逼得难以出手。如此一来,人没救回来,他们自己却又同陷进去。这区域,短时间里是得不到治疗策应的。可是兴欣那边呢?现在都打到14轮了,君莫笑突然摇着千机伞来几个治疗小技能大家都已经见得多了,不会再忽略这一点了。

    “退!”

    刚喊“救”,转眼又是喊“退”,不能说李轩态度不坚决,实在是形势一变再变,眼看救没得手,再恋战恐怕全队都有麻烦,也只好当机立断,先卖兴欣一个人头,保留的火种重振旗鼓。

    哪想到,他们虚空都放弃了,但是兴欣却一点也不领情。察觉虚空意图,居然舍下鬼灯萤火突又反扑过来。(未完待续)
图片来自微博_(:з」∠)_【不记得是哪个太太了抱歉!!!!

评论